2017/09/08 星期五遊記--登神山(京那巴魯山)第二天-山屋3290公尺到神山頂4095公尺共爬升805公尺;入住亞庇

        凌晨一點半房間內的人就陸續醒來,我們也跟著起床,穿好衣服來吃早餐。早餐非常差勁,除了乾乾的土司麵包外,就是茶包與三合一咖啡。對於土司我根本沒胃口,但又沒其他東西可吃,完全失敗的早餐。這樣怎麼能應付陡上800公尺與之後的VIA FERRATA的Low's Peak Circuit這麼耗費體力的路線呢?真是太爛了。只吃了兩片就吃不下,跟沒吃大概差不多。

01:58 差勁的土司麵包早餐,只吃了兩片便吃不下去。

 

01:59 山友們都起床開始用餐了。

 

       凌晨兩點半山屋內的人陸續離開,開始爬神山,我們也跟著。黑暗中戴著頭燈,只能照亮眼前的路,跟著前一個人前進。這一團台灣客走的速度還算不錯,不會太慢,所以跟得很好,不會想超越。而且也不常休息,第一個休息處就是一處觀景台,可以容納較多人休息,大約走了四十分鐘的時間,很適合的路程。

 02:28 浴室廁所前有個空間,很多人在此晾衣褲與毛巾之類的。但此處很潮濕,根本乾不了,只比放在袋子裡發臭好些。我放的是擦汗的毛巾,雖然濕卻還可以繼續使用。

 

02:41 開始走了,趕緊隨便照下有燈光的山屋門口做紀錄。

 

03:18 一路陡上後在一個平台跟著大家一起休息。這些人的速度很合適,選擇休息的時間點也很適合。大約休息了6分鐘。

 

       再起行,仍跟著走,速度依舊不錯。在黑暗中也不太能照什麼景,只能擇重點來照,但也必須靠著大家和自己的頭燈才有辦法照相。到了最後一個(第三個)檢查點,只需秀名牌即可通行。前行幾步後,大家都在一大片岩壁上休息。相機是沒法照,但眼睛卻可看著微弱的山下燈光與星空,享受著寧靜的一刻。

03:50 到了標示7公里處。

 

03:56 到了神山的最後一個Check Point,仍然很盡職地檢查。

 

        再上爬就是精采的岩壁陡上路了,可惜仍無法照相,只能存於心中。這段路沿途都有粗繩索指引,因此只要跟著粗繩索就不會迷路,而這粗繩索雖說也可拉著前進,但沒人拉,因為沒那麼險峻,純粹當作是指引用就好了。靜靜地在黑暗中走著,小卡和Tony速度明顯慢很多,慢到我和Eugene幾乎都像是跛腳的人在走路,才能在走一段路回頭還看得到他們。雖說如此但畢竟很早就出發,如果到了神山頂,天還沒亮的話,不能與神山標示清楚合照,那也沒用。因此我們在嚮導Henny的指引下,找到一處比較避風的山縫休息等候,因為風吹起來真的很冷。 

04:04 陡上的岩壁路,沿路都有繩索輔助方向,不會迷路。

 

04:43 到了標示8公里處。這一公里上升了276公尺。

 

05:15 嚮導幫我們找了一處稍稍可以避寒風的地方休息等候日出時刻再上山。在此休息了約20分鐘。

 

        等到差不多才又繼續上行,後面這一段仍是很陡,得花點力氣。不過前面的休息已經調節了體力,對我來說,不會有喘氣的感覺。神山頂的標示自然是大家的合照目標,還沒到就看到一群人在等候了。好不容易等到我們,我們也準備了國旗和公司旗要來合照,我也特別調好相機參數交給嚮導幫我們照。可是突然前面那一隊意猶未盡又多耽擱了一下,因此就有點過曝,不滿意。而個人照又有個外國人很沒禮貌,我們還沒結束就跑進來,結果就毀了,當然也跟嚮導不會自行調整照相角度有關,若是我來照必然會注意這狀況,調整一下就能避免。總之與神山的合照,我非常失望。 

05:59 到神山頂的路上還是黑得沒法照相。不過到了神山頂太陽就出來了可以照相了。我們也插空隙來個合照。但是有兩個外國人很沒禮貌沒等我們照完就來亂,除了合照勉強可以外,個人照都很糟糕。

 

06:00 我與神山的合照就像這樣,已經裁剪了還是無法避免闖入境的外國人部分身體與幫他照相的人的物品,真的很幹!

 

        下山後因相機在嚮導那,少照了幾張風景照,覺得挺可惜,他也不會幫忙隨手照。不過他倒是很有心地帶我們到一個水池上,留下一個有身體倒影的相片。用心令人感謝,只是畢竟不會調整相機參數,還是很可惜。之後我就把相機拿回手上,才趕快補拍一些照片。這時也往Via Ferrata的集合點前進,因為07:30未到就視同放棄了。在已天亮的情況下,神山附近的岩石路看起來真的很像在電影上看到的外星球,好有荒涼無生物的感覺,很有趣。在06:50就到了Via Ferrata的地點。 

06:05 準備下山。

 

06:06 在路上補照與神山附近的照片。

 

06:10 來個四選三合照。

 

06:12 還有人正往上爬。

 

06:15 嚮導幫我們來個合照。

 

06:19 來個獨照。

 

06:23 若不是有人在,感覺很像在外星球。

 

06:24 嚮導幫我們留下在淺水灘的倒影,這樣的心思值得鼓勵與感謝。

 

06:25 走往Via Ferrata的集合點。

 

06:26 天空更亮了,散落的人群呈現一種美感。

 

06:27 在廣闊的岩壁路中,繩索便是指引正確的路。

 

06:27 沒有人的地方更像是到了荒涼的外星球。

 

06:30 繼續跟著繩索來走。

 

06:37 嚮導幫我們來一張跳躍的合照,可惜沒注意臉是黑的。

 

06:39 隨時注意沒有人在的空間。

 

06:42 凌晨沒機會看的景現在都看到了,覺得特殊的景都是台灣不易看到的。

 

06:50 不到七點就到了Via Ferrata最困難有國際認證的Low's Peak Curcuit下降點。

 

06:50 知道這條線的盡頭便是陡下的長峭壁,因此不敢往前過去照。

 

06:52 這樣照會不會覺得很可怕呢?

 

        因為預定時間是七點半,因此連教練都還沒來,我們就先休息、聊聊天。想到之後開始的時候,可能會有很長的時間不能上廁所,就先找個地方上廁所,否則到時可能真的會閃尿。沒多久教練就來了,而且是兩位,而原本另外還有兩位參加者一直到七點半也沒來,因此我們就四個人獲得兩位教練的指導與保護。這樣也比較單純與安全。這時教練也不再重複講解,不過我比較在乎的裝備穿戴,教練有檢查與幫忙,我就比較放心。畢竟那跟人命有關。這兩位教練,其中一位音同"李敖"帶領小卡與Tony,另一位音似"勇"則帶領我和Eugene。我們把相機交給了兩位教練,他們可以也願意幫忙拍。我特別把單眼相機調成比較保險的Tv模式,免得M模式,教練從頭照到尾那會很失敗的。原來的嚮導則自己走回山屋等我們。

07:24 教練來了之後又等了一下確定沒人,便幫我們穿戴裝備,開始之前先來個合照。

 

        時間到了,終於要上陣了。懷著非常不安的緊張心情,因為一開始就是最可怕的陡下約九十度的峭壁懸崖。之前看別人的照片與Youtube的影片時就很震撼,很不想來走,一直到今天才下了很大的決心來嘗試。因此從一開始我就很小心翼翼,而且只看腳邊下一個踏點,貼著地讓腳慢慢滑動,才不會因為看到遠遠的懸空下方而腳軟沒法走。同時雙手也必須不停地解繩、入繩以及掛扣環,因此速度快不起來,實際上也該是安全第一,謹慎慢行。這也是為什麼整個約1.2公里的距離,當中還有一小段安全的樹林路,卻要花少則三個多小時,多則六小時的時間。

07:29 開始後幾分鐘,幫我和Eugene照相的教練"勇"才想到要照相,這時我已經可以稍稍放心走了。

 

07:30 小心謹慎地慢慢移動,而我的視線僅及於眼前一兩公尺,夠移動就好,真的往下看怕會膽卻不敢移動。

 

        陡下約10分鐘後開始橫切,心頭的恐懼暫時紓解一部分,因為視線改為往旁邊看。不過橫切也沒很好走,有些地方沒有踏階而是岩石縫,或是淺淺的洞,得靠登山鞋的摩擦力通行。當中有一處真不好通過,雖然教練提醒我可以倚靠繩索拉住通行,但我卻不敢,還去抓岩壁當中有垂下來的突出點來通行。這之後就好多了,沒有比這之前的路段驚險與難行,加上走了一段路心情上比較安定動作也駕輕就熟,恐懼感消退很多,唯一不變的是不敢往下看。

07:37 開始橫切了,更放心了些,而動作也更加熟練了。

 

07:43 又往下走,這裡的踏階相對寬,感覺安全些。

 

07:45 這裡的橫行原來也很驚險,因移動時都沒往下看,現在看來陡峭得很。

 

07:48 這小段的橫行比較沒有鐵板、鐵鉤之類的踏階,利用的是岩壁的縫隙,比較不好走。往下看真是恐怕破表的陡峭壁,當然當時我是不會看的。

 

07:50 本組的教練幫忙照Tony和小卡移動的身影,這樣便清楚這段路的情況。

 

07:50 這一張襯托了Eugene的膽大。

 

08:14 到這裡因為下方不是峭壁,且看得到樹可以做為阻擋,心情更穩定。

 

08:16 沒想到當時的處境如此驚險。

 

        而路線上當需要轉彎時,扣環的動作也必須改變。正常的時候,橘色線都在上方套入勾環;改變方向時則變成藍色線在上套入勾環,出來後,再改為橘色線在上方套入另一方向的勾環出來,繼續前進。我覺得當初想出這種方法來改變穿戴有繩索通行人員的方向,實在很有智慧,否則身上的繩索可能會攪成一團難以通行。

        到了一處稍大空間稍事休息,因為已經變熱了,我們也就脫下外套。其實從這裡開始我也就脫離恐懼的心情了。再前行仍是下切或橫切,但沒那麼陡了。當中經過了約二十公分寬的木板吊橋,走起來浮浮沉沉的,但我卻不會害怕,不往下看就行。"勇"教練還透過鐵環幫我們照相,很有感覺。之後還經過只有一根鋼索的橋,我也覺得還好,踏起來雖然也是浮浮沉沉,但是抓著上方也是鋼索的線,也就能安全通過。這樣網路上看到的驚險關卡,也就都經歷過了。接著來到輕鬆安全的樹林區,先脫下裝備休息,可以鬆口氣了。

08:20 到此地方較為寬大,教練決定在此休息一下。

 

08:23 往上看剛剛下來的一段路,就沒下切的驚險。不過這也只是一小段,最早走的都看不到了。這是另一位教練,發音很像暱稱"李敖"。

 

08:42 天氣變熱了,脫下外套續前行。

 

08:50 這樣看接下來的路不會可怕。

 

08:55 到了傳說中的獨木板。雖然下面也是深淵,我反而比較不會怕,不過我還是沒往下看。

 

08:55 從扣環中照下我們的身影,是很奇特的心思才能想得出來,感謝勇教練的用心。

 

09:06 改走鋼索,這個浮浮沉沉的感覺更甚。

 

09:19 看到傳說中的樹林區了,屬於Low's Peak Curcuit的第一段驚險區結束了。接下來比較驚險的會是與Walk The Torq共用的那段。

 

09:31 等所有人都下來後,來個大合照,心情輕鬆許多,HAPPY!

 

        休息完畢,跟著勇教練穿梭於森林,這時他自然不會拍風景照了。這讓我很緊張,沒拍照怎麼行呢?於是取回相機拍照。這樹林路滿棒的,有中級山的感覺,走起來很喜歡,可惜沒多久就下起雨來。初時還小後來就大得驚人,連穿上雨衣都沒辦法抵擋,因為很長一段是陡上爬,正好迎接大雨透過縫隙鑽進身體。也因大雨之故,又要攀爬、走窄路,因此沒法撐傘保護相機,後面這段路就沒法使用相機了,真是可惜可恨啊。這時又繼續穿著安全的裝備行走。

09:46 跟著勇教練穿梭於樹林間。

 

09:46 很有中級山感覺的樹林。

 

09:48 走樹林路輕鬆許多。

 

09:51 因為樹林路很棒,且公里數有一定,因此希望樹林路越長越好。

 

09:56 此處的倒樹更是中級山常會遇到的景觀。雖然目前應該還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上。

 

10:01 其實若不是來走Low's Peak Curcuit,根本沒機會發現原來在山屋之後不是只有岩石路可走。

 

10:08 穿出樹林區了。此時下著雨,還沒很大,但我們都做了一些防護。

 

10:10 勇教練再把護繩拿出,我們又要綁一起了。而因雨勢大了起來,我只能把相機收起來。沒法照相很可惜,但雨勢真的很大只能如此。而濕濕的衣物加上背包重量與相機,感覺很沉重,平常爬山沒揹這麼重過,加上凌晨那餐根本不算有吃,因此走起來感覺很吃力。

 

        而且也像是趕著路,盡量走快,其實也沒什麼地方可休息,只能趕路,不然淋得更濕。為了安全,原本應該要接著走的Via Ferrata的入門版"Walk The Torq",教練就不帶我們走了,改走神山的正常路線回程。雖然覺得可惜,最驚險的都走過了,"Walk The Torq"應該可以從容應對,但沒辦法,這種大雨的狀況,放棄是對的。即使是正常路線,積水的黃土路也不好走。此時先解開繩子好行走。

        "Walk The Torq"起登點的海拔高度約3520公尺,要走回山屋約3290公尺,還得下降230公尺。在大雨中像是苦行僧般的默默地走著。為了安全,小心謹慎地走著,速度自然快不起來。何況全身上下包含鞋襪都已全濕,走起來很不舒服。好不容易終於在10:41抵達山屋,從開始走Low's Peak Circuit的07:26到山屋約花了3小時15分鐘。卸下裝備,休息了。慘況是鞋子進水,襪子沒多的可換,可能是最困擾的。褲子也沒得換,衣服只剩一件短袖有領子的運動衫,原本是要走完才穿的。此時為了避免感冒,先把衣服脫下來換穿那件短袖,在屋內暫時還可撐一下。

       等到搞定一切,可以鬆口氣來休息時,已經差不多十一點半了,從開始走Low's Peak Circuit到山屋約花了3小時15分鐘,但我們遇大雨,少走了 "Walk The Torq",所以若真的走全程應該會在4.5~5.0小時之間吧。休息時教練來找我門寫下感想,我們也順便給了兩位教練各20RM的小費,嚮導也依此辦裡。

        午餐原以為會好些,卻沒想到還是跟消夜一樣是乾乾的土司,真難下嚥。雖然也有三合一咖啡可以沖泡,但是就是沒胃口。Via Ferrata已經讓人費盡力氣,結果又不能補償回來,實在糟糕。幸好後來還發現水煮蛋,只剩六顆,我和小卡各二,其餘各一,聊勝於無。總之是很不夠的,飢餓啊。為了補充鹽分,把水也加了鹽,回程的路上來喝。

 11:27 原以為午餐會好一些,但還是土司,臉真的綠了,還是吃不下。

 

11:46 好不容易找到水煮蛋,稍稍安慰,但還是遠遠不夠啊。

 

       因只穿短袖感覺有些冷,覺得應該再穿個衣服或雨衣會比較好。Tony和Eugene都沒辦法支援。就去問了小卡有無便利雨衣可穿,沒想到也沒有。上了廁所再回來準備出發,小卡說有多一件保暖衣可借我。本來是覺得衣服可能太小,但因為怕出去太冷,還是穿看看,沒想到還滿合身的。想想也是,其實我們身高滿差不多的。就這樣放心許多,外面再套上已經濕了的襯衫,是為了擋風和可能飄上的雨滴。而行李比來時重上許多,因為衣物都已經淋濕了之故,真慘。

        告別山屋,接下來雖然是下坡,卻有1400公尺的海拔高度要下降,下坡揹重物且踏階間隔又很高,其實也得小心走才行。秉持著對膝蓋的保護,雖然Tony和Eugene很快便衝出去,但我還是以我的節奏在走,一切以隔天能恢復身體狀況為原則。再者小卡在後面走著,速度不快,基於借衣服的情分,當時是有以比較慢的速度行走。到了里程標示5K處才稍事休息,同時也因飄起小雨來正好避避雨。聊了幾分鐘,雨也停了便繼續前進。

12:33 時間差不多了,離開山屋。

 

13:14 到了標示5K處附近的亭子沒看到Tony和Eugene在此等候。但因有點小雨暫歇一下。

 

13:21 路上幫小卡與花合照。

 

13:24 隨便照照步道風景。

 

        這之後的速度也差不多,對我而言算是輕鬆的,但其實也不慢,因為我對自己的速度很有經驗很明白。到了昨天吃午餐的4K亭子處,Tony、Eugene已在等候,我們自然也就停了下來。每公里小休一下是合理的,因為揹重物又是陡下,重點是肚子很空,沒吃什麼東西。平常爬山沒吃午餐是早餐吃得夠,且沒揹什麼重物或出什麼力。休息了幾分鐘,沒想到雨反而大起來。這下子又不能照相了。於是大家又紛紛整裡行李,我又把相機擺在背包內,上防水背包套。沒雨傘沒雨衣只能靠裡面其實已經汗濕的防水外套了。就這樣繼續上路。

13:53 到了約4K處的亭子,也是昨天吃午餐的地方,看到Tony和Eugene在等候。

 

14:00 休息中才發現名牌互相拿錯了,趕緊拿回來。

 

        才一開始,Tony就快速行走,陡下揹重物,每一個踏階間距離真的很大,膝蓋必然承受很大的撞擊力。我很訝異他走了幾十座百岳,難道不明白?卻又見Eugene和小卡也跟著快速跟上,大概跟著爬百岳習慣了吧。在有嚮導押隊的情況下,心裡難免有壓力,只好快速跟著走,但我覺得這樣隔天雙腳肯定會廢了。更糟的是到了3K處沒看到休息等候,想說每兩K距離休息一下,多走一公里再休息,雖然累些倒也還好。到了2K處,仍然沒有看到休息等候,我真的不解?不休息也不停下喝水補充水分?到了1.5K處有個亭子,我叫住了Eugene停下休息,喝喝水。脫下向小卡借的保暖衣,因為已經下降一段高度,很熱。

        休息過後,剩下的1.5公里就沒再休息。我完全不會因嚮導說我們很厲害,速度很快地走完這六公里而到高興,反而覺得不應該。結果就如我所料,隔天每個人的雙腿都廢了,稍稍上下坡的坡度雙腳就痛得不得了。原本我的計畫是正常速度行走,每隔一公里小休五分鐘,這樣隔天會完全無事。多花半小時卻可使身體不受傷害,那才是對的。我已經多年爬山都是以隔天恢復為原則,除非是有必要的趕路,最近一次要休息幾天才能恢復是去年十月的陽明山東西大縱走,那是為了趕公車。即使我以隔天恢復為原則,還是被認為是健腳,所以提醒快要有快的本錢。

        回到登山口,嚮導幫忙照下抵達的身影紀錄。之前不斷趕路,就算雨已小了,也不方便拿出相機來照,路走成這樣實在很沒意思。現在還沒四點,就算慢點,以我的原先規劃,也不會超過四點半,但雙腳一定會沒事。如今,除了疲累之外,不知道得到什麼。搭回神山公園的人較多,不像來時一個人可以坐一排,所以稍稍不舒服些。

15:48 回到登山口,嚮導幫忙照下抵達的身影紀錄。之前因雨之故相機收在背包內。

 

15:55 接駁車已在等候。

 

        到了神山公園,拿到證書、上上廁所後便坐接駁車回旅館。睡了一下,醒來又搭了很長一段車程,有些坐不住,身上濕濕的很不舒服,因為已完全沒有乾的衣物可換。好不容易回到旅館,趕緊洗澡去。腳板都因濕的襪子與鞋子泡出皺褶來。洗完後就舒服了,等著其他人洗完澡再吃晚餐。

18:51 爬神山的證書。

 

18:52 Via Ferrata的Low's Peak Curcuit證書。

 

        等大家都洗完澡穿上乾爽的衣褲才出門吃晚餐。就近在附近的"佑記茶室"吃肉骨茶,七點二十五分的此時,人潮甚多,但翻桌率也高,來來往往的客人絡繹不絕。肉骨茶真是當地甚受歡迎的食物啊!讓唯一的女生小卡點餐,原以為女生都比較懂得吃,卻沒叫幾樣。如照片所示,三男一女吃怎麼夠啊?跟別桌人數差不多卻滿滿的桌子更是沒法比。我已經餓得發昏,沒什麼精氣神,一整天那麼操體力,尤其Via Ferrata攀岩出力甚多,卻只吃幾片土司、兩顆蛋哪受得了?完全食不知味地吃著肉骨茶和一些小菜以及分著吃的豬腳,感覺不到胃腸有活起來的感覺,但也沒力叫第二輪了。唯一覺得還不錯的是熱熱的肉骨茶喝下來,肚子有比較舒服些。原本每人1RM的熱鐵觀音茶,為了吃很多食物感到油膩時要來解油膩的,因感覺吃不飽肚子還是很空而不敢喝。喝最多的是小卡和Eugene,看來每個人的體質真的不同。

19:25 到佑記茶室喝下午茶。

 

19:35 不是很豐盛的肉骨茶餐點。

 

        之後到隔壁的飲料店,有天然的椰子和鳳梨。想到兩個多月前住家附近連續幾個月賣很甜的鳳梨,印象深刻,便點了鳳梨來吃,結果卻是酸的。別人可能喜歡吃酸大於甜的鳳梨,我卻不是,但畢竟它是天然酸,所以還是繼續吸下去。等到果肉吸得差不多想吃鳳梨心跟老闆要湯匙時時,老闆卻說鳳梨心不能吃,確有此事嗎?馬來西亞人沒再吃鳳梨心的嗎?也罷,就不吃了。

19:55 天然鳳梨汁直接攪碎了喝。

 

19:56 椰子汁也是。

 

20:05 老闆說鳳梨心不能吃,在台灣我可是必吃的。入境隨俗,算了。

 

        吃完,Tony和Eugene說要去買沙嗲,我和小卡先回旅館休息。我和Tony、Eugene的房間鑰匙給了他們,原本我要從小卡的房間回到我的房間(記得嗎?我們兩個房間是可通的),沒想到小卡的房間感應無效。以為是房卡問題,我們還下去櫃檯換了房卡上來,結果還是不行,我才想到會不會是小卡出門時把房門內鎖,然後從我們男生的房間出門。一問之下果然是,真是個烏龍,還好有想到而沒有再下去櫃檯找人來開門,不然就糗大了。在門外的沙發椅坐著等Tony和Eugene回來才進房間,然後我就累得躺在床上休息了,全身痠痛。感覺因Via Ferrata雙手也出很多力之故,連手都覺得沒什麼力。大家在聊天中睡去。

 

登神山第二天軌跡圖與行走記錄:

重要地點海拔高度參考:

6公里處,山屋房間,H3290M7公里處,H3628M8公里處,H3912M神山頂,H4095MLPC(Low's Peak Curcuit)下降點,H3785M樹林處,H3575MWTT(Walk The Torq)下降點,H3526M6公里處,山屋房間,H3290MSELAMAT MENDAKI登山口,H1857M 

走了12.1公里。總升降高度(上坡/下坡):941/2306/m。海拔高度最大值/最小值:4095/1855m。含休息與逗留的話共花了12小時53分鐘。建議準備14個小時來走比較保險。

 

** 整體時間 **

走了18.7公里。總升降高度(上坡/下坡):2383/2369/m。海拔高度最大值/最小值:4095/1855m。含休息與逗留的話共花了18小時16分鐘。建議準備20個小時來走比較保險。

搭配Google Earth地圖:

 

 

分享

我要留言 ||| 回本站首頁||| 回本版首頁


**在本篇留言**